日本「女優獵人」 AV 面試官的工作實錄

日本「女優獵人」 AV 面試官的工作實錄(圖/youth-daily)
日本「女優獵人」 AV 面試官的工作實錄(圖/youth-daily)

小堀芳一是AV「面接官」第一人,有三十年經驗,看過上萬個想拍AV的裸女胴體。如果沒有他,就不會有這些年來觀眾們耳熟能詳的夕樹舞子、小澤圓和松島楓。聽上去真是讓人妒忌的職業。不過「只能看,不許碰,有什麼好?」62歲的小堀一臉木訥,讓人想起尼采那句:人類的痛苦,莫過於在大海中渴死。

AV女優面試過程側拍(圖/youth-daily)
AV女優面試過程側拍(圖/youth-daily)
AV女優面試過程側拍(圖/youth-daily)
AV女優面試過程側拍(圖/youth-daily)
AV女優面試過程側拍(圖/youth-daily)
AV女優面試過程側拍(圖/youth-daily)
AV女優面試過程側拍(圖/youth-daily)
AV女優面試過程側拍(圖/youth-daily)
AV女優面試過程側拍(圖/youth-daily)
AV女優面試過程側拍(圖/youth-daily)

小堀所屬的Alice Japan是日本三大AV製作公司之一,小堀是金牌面試官,每周都有好幾個女面試者求見,聽候他發落工作。由於他所負責的工作是安排女優的拍攝以及管理片酬,女優們都想交他這個朋友。曾經有個女人,在面試間俯身拉下小堀褲鏈,但他還是把持住,拒絕了。「如果和那些女人發生關係,事情張揚出去,我就沒飯吃了。」小堀說道。

小堀因為這個工作認識了許多AV女優(圖/youth-daily)
小堀因為這個工作認識了許多AV女優(圖/youth-daily)
小堀對AV女優的身體觀察入微(圖/youth-daily)
小堀對AV女優的身體觀察入微(圖/youth-daily)
小堀所屬的Alice Japan是日本三大AV 製作公司之一(圖/youth-daily)
小堀所屬的Alice Japan是日本三大AV 製作公司之一(圖/youth-daily)
小堀不僅以書面文字,更以照片方式紀錄女優面試內容(圖/youth-daily)
小堀不僅以書面文字,更以照片方式紀錄女優面試內容(圖/youth-daily)
62歲的小堀,與年輕AV面試者自在相處(圖/youth-daily)
62歲的小堀,與年輕AV面試者自在相處(圖/youth-daily)

難道真的沒有理性失守的時候嗎?「在這個行業,超過三十年的面試官,只有我一人,有好些後輩,因為佔了便宜,丟了工作。錢和女人,是人性的慾求,很難抗拒。我看見正妹,唯有多拍幾張。」面試官私下不與女優見面,AV拍完,從此相忘於江湖。

辰巳唯(圖/youth-daily)
辰巳唯(圖/youth-daily)

小堀說,舊時的女優拍AV多為還債,現在有很多是兼職賺外快,但無論哪個年代的女優,都是背著家人幹這行。「很多女孩的資料未必真實,我理解,她們只想保護自己,所以我也不會當面戳破。曾有一對父母,踩上他辦公室對峙,要製作公司回收女兒的AV。他說,「不可能回收,頂多賣光了,不再加印就是。」

不少女優常常受到小堀的關照(圖/youth-daily)
不少女優常常受到小堀的關照(圖/youth-daily)

面試官不怕女優身體造假,最怕他們用假證。小堀表示「我見過一個女孩,後來才知道,她當時用了姐姐的身份證,她根本不足十八歲,幸好沒有用她。在日本,每隔三四年,就有一家製作公司,因為找了未成年女孩拍攝而被查封。」

小堀芳一為 AV「面接官」第一人,工作三十多年,救贖了不少陷於「水深火熱」的男士。(圖/youth-daily)
小堀芳一為 AV「面接官」第一人,工作三十多年,救贖了不少陷於「水深火熱」的男士。(圖/youth-daily)

其實年過半百的小堀早已婚,女兒也已三十多歲。女兒懂事後,不滿老爸與那樣的人合作,不過小堀卻對她說,「我們能夠生活,也是多虧那些女人。」後來小堀找來藝人和女優跟女兒交朋友,女兒才開始接受老爸的工作。

小堀的辦公桌及日常工作情形(圖/youth-daily)
小堀的辦公桌及日常工作情形(圖/youth-daily)

做了三十年,還喜歡看AV嗎?「看,但不看自家公司的。」喜好呢?「我喜歡大胸、成熟的女優。」小堀在東京近郊一個月租金三萬日元的保險櫃裡面,裝滿了漫畫、玩具和AV 等珍藏,哪天感覺老了,便過去看看。